伊格

大爷们来玩嘛

孩子的极端

#爱丽丝梦游仙境#
#电影#


疯帽子就像爱丽丝的梦中情人,谁也分不清梦和现实之间的关联,但也没有人能分辨爱丽丝的梦是不是梦。


我们所在世界上没有会说话的猫,也没有疯疯癫癫总是带着一顶礼帽的裁缝:会有残暴的统治者,但不是红心女王:会有可口的蛋糕和饼干,却不能使你变换大小。


幼时的她毫无畏惧,对于陌生无知的世界充斥了好奇与新奇,这是一种属于孩子的极端,她不会畏惧,儿时坦然的接受,所以那时候的她才属于那个仙境。
所以她说:“乌鸦像写字台。”


*


当她再次进入那个世界,她什么都不记得,称为失忆,还是一无所知。


爱丽丝不是原来那个爱丽丝,她认为一切都是她的梦,她还企图控制所谓的梦,她本能在害怕,连她自己都未意识到。


所以疯帽子喜欢或者爱的不是第二次来到的爱丽丝,但他清楚的知道他所期盼的爱丽丝永远也回不来。
除非时光倒流,所有事情再来一次。


爱丽丝再次进入梦境时,她是原来的爱丽丝,却不是他们的爱丽丝。


他们的爱丽丝有着用不完的热情和勇气,没有过多的顾虑和来自现实世界的枷锁。


*


爱丽丝可以选择留下来,她将得到至高无上的荣誉,和像是爱情的爱情。


疯帽子也可以强行留下爱丽丝,没有他她哪也去不了,也回不去。


但是他们都知道,爱丽丝不属于他们,而愿意留下来平淡度日的爱丽丝也不再是爱丽丝。


疯帽子疯疯癫癫,往往天才的聪明所被人理解,而不被人理解的聪明被叫做疯子,不然他怎么叫疯帽子,而不是疯子或者天才。


就像举着烛光步入黑暗的长廊,消失又出现,反反复复,永无止境。


评论

热度(77)

  1. 艾丽丝伊格 转载了此文字